左宗棠收复新疆五个震撼瞬间!晚清第一强人不光铁血,更有大智慧

  

号NDJJ读天下

  1875年5月3日,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,督办新疆军务,左大帅名垂青史的西征就此拉开大幕。

  始一兴师,左大帅即彰显了他铁血强人的英雄本色。与李鸿章之流一味耍弄“和戎”之术不同,左大帅明确宣布,“大军规复旧疆,是吊伐之师,与寻常讨贼有异。”瞧这话,左大帅剑锋是直指阿古柏卖国政权及其背后的帝国主义英、俄。毫无避闪,正义、硬碰硬的味道十分浓烈!

  左大帅此次统率的西征大军来自五湖四海九省,共121个营,计有8.7万人。选将,左大帅依旧延续了楚军传统——用武不用文,重历不重学,任凭谁人,只要有真本事、好胆色,左大帅就能委以重任。

  看西征军选定的两位压阵主将即能看到左大帅的用将之道。一位是32岁的刘锦棠,此人是老湘营第四代统领,16岁即领兵上阵,典型的踏着前辈尸血冲杀出来的嫡系悍将;另一位是43岁的张曜,这河南人身上很有些左大帅早年的影子,明明是剿捻战功赫赫的刚正猛将,却被无耻小人污蔑为“目不识丁”的劣人遭到朝廷贬斥,但左大帅欣赏这种受过重挫却刚正不改的硬人,因此刚兴兵,他就将张曜招到西征军中担任了统兵提督。

  兵聚将定后,左大帅锤炼西征军用的还是楚军的三板斧,先练心,再练胆,最后练刀枪。

  心正、胆壮、刀枪锋利了,左大帅一声号令,大军随即扬起了西征的漫漫黄沙——咱们今天要聊的就是左大帅西征时几个震撼人心的瞬间,通过这几个瞬间,想必大家伙一定能领略到左大帅的文韬武略。

  

  第一个瞬间,开膛强立军规

  这第一个瞬间很是血腥震撼,姜文电影《让子弹飞》中曾出现过相似的一幕。因为清廷羸弱,西征军在行军途中经常闹粮荒,但左大帅对大军的要求却异常严格,绝不容忍有人侵害老百姓利益,一米一粟都不行。

  但因饥饿诱发的军纪涣散很难弹压,可不弹压又有违左大帅“心正”的治军宗旨。怎么办?只能以震撼手段杀鸡儆猴,强立军规。

 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桩事。大军行至酒泉时,一日,一小校因为饥饿难忍抢了一个妇女卖的“甜米黄”吃(甘肃地方小吃),妇女为此大哭时,刚好碰到左大帅出营巡视。问明缘由后,左大帅当即命令全营集合,让这妇女去指认抢食者。

  经过一番辨认,抢食小校很快被揪了出来。左大帅问,你不会认错吧?卖“甜米黄”的妇女说,不能错。

  听到这话,左大帅直接喊来刀斧手,跟着就把抢食小校绑了。小校见自己有可能要人头落地,开始拼命狡辩,她认错人了,我根本没抢她的东西吃。左大帅说,抢没抢,吃没吃,拿证便知。

  就在众人猜测这证会怎么拿时,左大帅一个示意,刀斧手一刀过去,小校顿时被开了膛,“甜米黄”跟着就流露了出来。

  见血淋淋的铁证,小校昏死了过去,但左大帅并没有就此收手,他对着全营将士厉声说道,开膛是拿证,斩首是正法。说完,小校人头落地。直接斩首算狠,两部曲斩首更狠!据说,自那以后西征军再没发生过抢夺沿途百姓的事。

  

  第二个瞬间,内辩外攻

  左大帅尚武,但绝不缺运筹帷幄之道;左大帅好斗,但他的斗尽是因公为实,全没有为一己私利的龌龊内斗。

  面对内有李鸿章这样的政敌,外有英、俄那样的豺狼虎豹,为了西征能步步为赢,左大帅定下的周旋原则,即便是今日看,依旧散发着深沉的正道君子的大智慧。

  何为内辩?面对李鸿章阵营的针锋相对乃至暗地拆台,临阵的左大帅一概往日眼不能揉沙的做派,他是只辩不斗,原则立场雄辩不妥协,繁枝细节妥协好商量,说的通透些,左大帅其实是拿自家的苦心对别家的私心。

  感悟左大帅只辩不斗的境界,很容易看到这一点,挟私心内斗之人往往都能拿出各种各样找茬问罪的理由,但因一个私字,这种人往往是只有理没有道,左大帅高就高在这里,他的内辩其实是以道胜理。

  当时,西征军最大的难处是一年800万两银子的军饷从哪里来?朝廷名义上每年可拨下500万两,但实际能到账的不过200万两。

  为此,左大帅请求朝廷按沈葆桢筹备海防时用的法子,筹借洋款1000万两充当西征军军饷。

  借外债打外仗!在当时,如此大胆的建议必然会引来非议,但力挺左大帅的慈禧没有犹豫,他觉得让沈葆桢代为筹借洋款,这办法可行。

  然而,慈禧的意思刚传到沈葆桢那,这家伙抓住机会就向左大帅开了炮。这沈葆桢虽说是林则徐女婿,但却背叛了林公誓死要保有旧疆的遗志,他是李鸿章一伙的。沈葆桢说,趁着仗还没有开打,赶紧放弃新疆才是明智之举,为此,他说了一大堆懦弱无能的理由。

  紧接而来的李鸿章更阴险暗黑。他先是不阴不阳地讽刺左大帅拟借洋款千万以图西域,是豪举,跟着就用阴险的腔调向朝廷暗示,左宗棠老谋深算,向洋商借巨款自己却不出面,实乃奸雄所为。

  总之,就差把左大帅说成当世曹操了。面对如此险恶攻击,左大帅是什么反应呢?再次雄辩收复新疆的必要,而雄辩之下却是一道妥协的折子。左大帅在折子中说,如果朝廷借1000万两有难处,那就减到400万两,先维系军中局面,今后再想办法。

  这就是刚正强人的一种道胜。有时候就是这样,千险万难中,刚正强人一个妥协,一个低头,往往就能让世人看到其中的用心良苦。

  果然,慈禧不干了,她当朝一锤定音,400万两太难为左宗棠了,1000万两一两不能少,就这么定了!

  听到这话,李鸿章气急败坏地质问军机大臣文祥,他说,朝廷财政空虚,海防也需要大量银子,如今银子都被塞防用了,还准左宗棠借洋款,西征就是个无底洞,如此下去怎么得了!

  结果文祥一句话让就他彻底语塞了。文祥说,左宗棠不是奢华之人,他每天住在西北大漠中,一个花甲老人天天吃红薯,嚼杂粮,一顿饭最多不过一片肉,他已经很不容易了。言下之意,左宗棠鞠躬尽瘁,为国家民族计,你李鸿章就别斗了,闭嘴吧!

  再说外攻。虽说左大帅是晚清最生猛的鹰派,但这绝不意味着他是莽撞之人,实质上左大帅玩强敌博弈也是一等一的高手。这从他尚未真正亮剑前如何对付英、俄就能看出来。

  左大帅深知,此次西征的敌人是三个。开战之前,阿古柏、英、俄要是结了盟,尤其英、俄要是结成了紧密同盟,那他面临的局面将异常严峻。

  怎么才能让这盟结不成,结不牢呢?左大帅很高明,一手玩拆招,一手打太极、所谓拆招,最妙的就是一头给利益,一头给猜疑。瞧瞧左大帅是怎么玩的?他先以诱人价格从俄国人手里买了480万斤军粮,跟着就释放了一些不想与俄国人为敌的烟雾弹。如此一来,俄国人摸歪了左大帅的真实意图不说,关键是搞懵了英国人。英国人就想了,这生意是怎么做起来的呢?莫非清廷和沙俄达成了私下协议。这么一想,猜疑之心必起,有了这猜疑之心,两强再谈结盟,自然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  再说左大帅打太极,那就更有中国智慧了。别看左大帅向来不向强敌低头,但需要博弈的时候那就另当别论了。西征军行军途中,左大帅下令沿途凡是牵涉英、俄利益的,一律暂时不碰。这一手太极打下去有什么妙处呢?左大帅一日不举枪亮剑,英、俄两国一时还就没法把左大帅当成共同的敌人。没有共同的敌人,这盟结起来自然就少了迫切的理由。

  

  第三个瞬间,阵前招魂

  凡是能征善战之师必有军魂在。没有铁血军魂,一支军队就算是失去了气势。西征军一路向新疆推进,夏热冬寒,离家万里,水土不服,待到整军快要接敌的时候,左大帅其实面临着一个致命的难题。

  西征军已成了疲惫之师,毫无气势之师。这难题左大帅是怎么破的呢?为了重振军中气势,左大帅布置了一场大戏,这一幕虽然荒诞,但却弥漫了震撼人心的雄壮力量。

  一日,大军正准备开拔,突然,一士兵从行伍中冲了出来,嘴里还高声嚷着,左大帅!我有要事相告。

  因有造次之嫌,亲兵当场拦下了这个士兵。但越阻拦这士兵叫嚷的越凶,我是刘老将军派来的,有要事向左大帅禀告。

  一听刘老将军这个名号,大军顿时骚动不安起来,因为这刘老将军早已阵亡了。这时,左大帅挥挥手说,别拦他,让他过来说话。

  亲兵放行后,那士兵一把就跪在了左大帅跟前,嘴里喊道,我是刘老将军派来的,刘老将军要出关打先锋,活捉叛贼白彦虎。

  听了这话,左大帅大声问,你说的是哪个刘老将军?士兵又喊,左大帅怎能忘了呢,是刘松山刘老统领啊!老统领让我来问,他的老湘营已经三个月没发饷了,何时发饷?

  左大帅顿时恍然大悟,跟着就说,放心吧,你快去告知刘老统领,我现在就给他的老湘营发粮饷。

  见到这情景,西征军集体被惊到了,仰面倒在地上的士兵究竟是人还是鬼?就在这个时候,左大帅一声令下,阵前设坛,纸钱、纸马伺候,全军祭奠老湘营刘松山统领。

  浓烟顿起。左大帅带头,西征军齐刷刷跪地,对着长空开始叩头。刘松山侄子,现老湘营主将刘锦棠登台高呼,刘老将军!英魂在!大漠苍茫,烟雾翻滚,幻想丛生,刘松山魂魄毅立,西征军军魂随之澎湃涌来!好一个突如其来的图腾大戏!

  

  第四个瞬间,缓进急攻

  缓进急攻这四个字,不仅是左大帅新疆用兵的核心方略,也是其一生雄才的精华所在。这一决胜方略不仅暗合君子的控局之道,更彰显强人的霸道之功。

  所谓缓进,就是慎行、避险、蓄势、待发。在如左大帅这样的强人心中,取胜征途中的深坑,不是对手用阴险狡诈挖出的,就是自己用妄自尊大掘来的,要想稳操胜券,唯有途中锋芒尽收,去如履薄冰。简而言之,所有善于控局的最终赢家都是过程中的慎行恒醒之人。

  再说急攻。所有的大成功从来都是临到终点只算征途过半,那最终的绝杀虽然只是一点,但确是征途的另一半。这也就是俗话说的关键时候不能掉链子,唯有关键时刻在胆势上压倒对方,在手段上摧枯拉朽,才算是真正的霸道强者。

  左大帅治军必先练胆,要义就在这里。看看左大帅真正亮剑时的威力,就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了。1876年7月1日,西征军抵达新疆古牧地,从攻下古牧地到收复全部北疆,左大帅的西征军用了多少时间呢?

  区区几个月。而从北疆到南疆,收复除伊犁外的新疆全境,左大帅的西征军又用了多少时间呢?只有一年多一点。西征总共花了五年时间,缓进占四,急攻占一,只看四,一切缓慢,再看最后的一,其实是迅猛之极,这才是强人手笔。

  

  第五个瞬间,抬棺亲征

  在左大帅光辉的西征史中,抬棺西征,面向伊犁摆下决战死阵最广为流传也最让后世为之动容。左大帅之所以要做这惊世骇俗的壮举,一来是为了鼓舞全军士气,二来是震慑一切内外之敌。

  据说,随左大帅亲征的那副棺材一开始上的是黑漆,决死的意味很重,后来又改成了红漆,必胜的信念又很强!纵观晚清,有谁又有哪一幕能如此,誓死!必胜!

达到当天最大量